狄马.思想的防空洞
凤凰博报
http://dima.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听狄马  说水浒

2017-02-28 10:15:47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59 次 | 评论 0 条

听狄马  说水浒

 

                                                                   李俊华

 

       2017年2月24日傍晚,匆匆乘车来到雁塔西路的世纪经典A座“知无知艺术文化空间”,只为不耽误听作家狄马讲《水浒》。

     

 

       虽然是第二次来“知无知”,但我还是喜欢像老朋友一样称呼它为“知无知沙龙”。上一次是听《红楼梦》,但是结果不理想,也就打消了继续参与的念头。这次一看到预告,就下定决心一定来,虽然作家所讲的主旨已经在他的文章里读到,但还是想表达对思想探索者的敬意。

 

       讲座准时开始。作家和在网络看到的“宽大突出的前额,卷发”、自诩有“胡人血统”的模样基本吻合。他的讲座一开始就以“水浒是农民起义吗?”吸引住了大家。接着他列举出了108将的出身数字,详细分析了他们的职业构成。原来,水泊梁山的108将,属于农民出身的居然只有三位,而这三位,又是“革命意志”最不坚决的。而108将中大部分流民无产者的最大愿望,也不过就是“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军师吴用说出了“起义”真谛:“取此一套富贵,,不义之财,大家图个一世快活”。因此作家对“起义”二字也提出了质疑:没有正义何须起!而怎样理解“正义”呢?如果劫富济贫就是正义,那么也要看看他们是劫富多,还是济贫多。遗憾,《水浒传》里明确举出的劫富济贫次数、数字,都确凿无疑,标识出了梁山好汉劫富后绝大多数财富被自己挥霍享受,不成比例的、极悬殊的一点点分给了农民。所以这等“农民起义”究竟能对历史发展、社会进步有多大意义,也许真的是让人大跌眼镜的!海外研究者大多以“民变”来定义历史上诸多“农民起义”,也许更近乎事实和本质。

    

      狄马的讲座轻松、诙谐、幽默,时时穿插当前社会的流弊,对比抨击,引得大家会心一笑。

 

      有趣味的时候,就觉得时间倏忽而逝。一个小时讲座结束了,开始互动交流。我第一个发言,我说:狄马老师,我因长期订阅《随笔》杂志,您的许多文章我都读过,就像这次您讲的劫富济贫一事,您的两点我尤其赞成:第一,对因为个人差异造成的贫富差距进行劫富,如此谁还敢富?第二,穷人因劫富变成富人后怎么办?是继续让更穷的人来对自己劫富吗?如此下去,国无宁日。我从这两点引申到对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进行质疑,我觉得,剩余价值理论的结果,和“劫富济贫”的结果是一致的,请您谈谈对这两者的联系。

   

 

      遗憾,也许是我的联想跨度过大?狄马老师谦逊地说:我对这个剩余价值问题完全没有了解,只好回到主题阐释……

 

      我的提问完了才意识到,提问的初衷是越简练越好,但总想精简词汇,语言跳跃太大,也许适得其反,意思表达并没有说透。

 

      其他几个提问后,我第二次发言,这才是我此行最想说的话:您在2014年发表的那篇《古公亶父的民本思想》太棒了,但这类文章肯定不被官方认可。我想求证的,是您在文中没有结论的、就是周人由豳迁岐的路途,到底是行进路线绕了一段弯路?还是那两条河流改变了流向,毕竟三千多年了……。狄马老师答道,确实没有结论,也不太可能有结论,当然也可能是河流的名字也发生了变化。

 

      哦!这却是我没想到的------《史记》中记载古公亶父率众迁徙只有区区几个字“度漆沮,逾梁山,止于岐下。”在今天的地图上,这次迁徙是由彬县、旬邑一带向西南方向到达岐山。漆水、沮水是迁徙途中度过的两条河,然狄马亲自到岐山一带考察后发现,这条迁徙路线中或者有漆无沮,或有沮无漆,要同时经过两条河,迁徙路线就要绕路,即先向东行到达铜川附近,再拐向西南。初读此文时我只猜想是三千年中河流改道,造成今人误解。狄马老师提出河流名字变更的可能性更大。

 

      《古公亶父的民本思想》才是作家真正的思想探索的杰作,也是最贴切诠释了孟子“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古训,当然也是于今最不合时宜的启蒙之作。若不是我孤陋寡闻,这是我第一次读到作家关于“国家是不可能被颠覆的,被颠覆的只有执政者个人”、“没有国家,百姓还是百姓;而没有了百姓,国家就不成其为国家”、“亡国奴固然可悲,但有国奴更可悲”等惊世骇俗的警句,令人拍案叫绝。

   

 

      我第三次发言只有一句话:这篇文章哪天被主流媒体刊登,就是中国真正要发生变革的时候了。

 

      因为担心太晚没车,只好告退。进了电梯才感觉到心中那股莫名的惆怅与失落:是对这里人才济济、优雅的交流思想空间的留恋!特别是,讲座开始前和讲哲学的年轻学者王松瑜的交谈更是获益匪浅,也更意识到,肚里真有货的思想者都是这般虚怀若谷,谈吐间时时迸发出思想火花,给人启迪…….

 

 

      知无知艺术文化空间,不,文化沙龙!一个智者云集并对求知者充满诱惑的温馨地方,我还会再来的。

                                            

                                                      2017. 2. 25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美国语文的价值理性      下一篇 >> 转载:水浒散笺四则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狄马

独立作家。著有《我们热爱什么样的生活》、《另类童话》。 文章均为原创,商业性转载请与作者联系。Email:didimama1989@sina.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