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马.思想的防空洞
凤凰博报
http://dima.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转载:水浒散笺四则

2017-03-16 10:13:18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65 次 | 评论 0 条

水浒散笺四则

 

□何冰生

 

1

 

       彼时的《水浒传》,究竟有多先锋,殊难考证。略微可证的有三点:一是水浒数度遭禁。官方禁书,最大的好处,就是越禁越出名。官方真蠢!二是促成孪生之作《荡寇志》。除了将《荡寇志》的作者俞万春臭骂为卫道士,我们也应看到,《荡寇志》文笔之优美,不下《水浒传》。都是封建文人,你施耐庵在《水浒传》里聚众梁山,我俞万春何尝不可以在《荡寇志》中尽行剿灭。以书治书,真可谓“书生意气”。实在好玩!三是水浒荡寇彼此都流行,阅者万千,没有输赢。《荡寇志》成了官家愚民的刊印典范,在现今大学生必读刊物中竟赫然上榜。文学赢了!赢得不伦不类,赢得莫名其妙。文学史称水浒为农民起义,简直胡说八道!狄马先生在冷眼看水浒中评论:才三个正规农民,起啥义啊。所谓阶级论断,早就该滚出文学史了。文学的好玩,在于好玩的人开出了好玩方子。金圣叹的腰斩水浒,走向梦境,出出汗就醒了,总不至于死;俞万春的《结水浒传》(《荡寇志》)赶尽杀绝,一个不留;百回本的水浒,少了一个打王庆,最终还是被打残在方腊的江南,无非是多少种死法的问题。承不承认无法无天的幻想以及杀人放火的冲动就如一个人愿不愿意讲真话一样,水浒就是一本敢于直陈怎个死法的坦诚之作。水浒的邪恶在西游童话亦有例证,只不过童话本身被赋予了轻描的色彩,而邪恶是永远淡写不了的,因此我们无法将水浒的真话和西游的童话同等视之。童话与谎言在本质上的接近却不能等同,好比事实与真相只有一墙之隔,你必须绕很多路才能抵达事实背后的真相。嗯,水浒是本教人虚伪的书,有不可以说的假话,但绝不可以说真话。从这意义上说,水浒又是一部圆滑之作。

 

2

 

       关于《水浒传》的解读,既有历时性的“此一时也,彼一时也”,世世不同,代代各异;也有共时性的“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千人千面,个个有理。大约,这就是经典的意味深长和绵远流传,不管这部经典是指向文学,还是指向历史,或者指向人性。“水浒的解读至今无有定论”---实则是一则公论。作为文学样本的水浒,通过意淫来消解暴戾情绪的方式,为阅读者提供了些许快意,这种意淫的好处,就是在阅读中获取杀人放火的快感,一如阅读黄色读物。可以一边洗碗一边心里咒骂:这贼贱人,这泼烟花,老爷非碎了你不可;可以在无眠的暗夜痛斥:这狗官,这蠢鸟,不要惹得老子性起,一发结果了你一门良贱。梦中上梁山的路有千万条,梦醒后只有一条苟活于斯的路。太平时节杀人放火不易,姑且在意淫中杀人放火。作为政治样板和文化心理缩影的水浒,给无数潜在的宋江们提供了一个实践法门,不管是张恨水的盛赞水浒还是洪秀全的临摹水浒,都指向历史的悲剧循环。一个先秦之前的汤武放伐,革命理论全部写完了,周公旦用敬天敬德保民的形式为这革命理论锦上添花;一个秦朝之后的刘邦命世,再无新鲜的革命家,所谓猫氏革命领袖,走的依然是一条实践水浒的道路。不同在于,前者可以在马克思理论家们的笔下称为历史的合理性,后者直陈“不须放屁”的流氓嘴脸,坦然于刘邦开启的草莽(平民)政治模式。黄炎培一度欣喜若狂于草莽皇帝对跳出历史周期的解释,不知道是幼稚还是自欺欺人。明明知道跳不出去,还心悦诚服。这和熊十力当年虔诚的给草莽皇帝写信有多少区别。比之梁漱溟“这个世界什么时候能好”的姑且存疑,又等而下之。作为历史符号的水浒,给出了最为经典最为简洁的历史概括,是的,一部中国历史,不管它是怎么个逻辑合理,还是历史虚无,只有成功了的宋江和失败了宋江,以及被裹挟进去的形形色色的人们。作为人性学说研究版本的水浒,或可断言:土壤不改,文学的意淫功能将永远流传,依然会有无数潜在的宋江代代相继,通过水浒的方式,走向人性恶的“集大成”。一部水浒,之于中国历史的意味深长,之于一个民族罪恶文化心理的潜意识流露,之于人性的洞若观火,故成经典。王小东先生有言:上梁山是为了下梁山,阅读《水浒传》是为了告别《水浒传》。这种期待,大抵算是美好景愿,我则是悲哀的:如果这是上帝的安排,那水浒样本,必定是别样的“西西弗斯上下山”,必然“世世碰撞前后壁”,等上帝带领大家走出水浒吧。

 

3

 

       造反是有理的,理论依据是替天行道。“有德者王,王者有德”。从字面上理解,关键在于成王,手段方式是可以不计较的。只要成了王,随便叫几个文人学士浓墨重彩或者轻描淡写:现任有德,前任无德。这则儒家高论,唯一的开放性在于:只要敢想敢做,谁都可以。于是恶性循环,实质还是“尚力不尚德”。造反,是一个小人的常识;跟着造反,是想做顺民而被裹挟的人。宋江的窍门,断人后路,不上梁山不行;领袖的法宝,统战一切力量,大家都去摘桃子了,你不去,你傻啊。梁山的宣传,公明大哥义盖云天,山东河北无人不服,量这几个撮鸟,值得甚么;土共的口号,腊根兄弟,走啊,走啊,拿起锄头打土豪分田地去。

 

       文革时领袖对宋江诟病不已:这黑厮就是不彻底!嗯!某种意义上,他就是彻底的、成功的宋江。当然,于历史长河而言,这个走向神坛的宋江依然是一时的彻底,一时的成功。但是,这轻描淡写的“一时”,要搭上多上无辜的生命,要陪葬多少正直的灵魂!如果人人秉有“匹夫兴亡,国家有责”的理念,那必定是太平盛世。当然,小人不会同意。

 

4

 

       与其说毛对宋江的批判是恨其不彻底的小人得志,不如说这是毛本身深谙中国历史的一种心迹表白。他深谙中国历史“有德者王”的开放性理论,也了然于“王者有德”的建设性理论。是的,在这种开放性理论的指导下,做帝王成为必然的人生旨归,只要能做帝王,去他妈的行动正义、政权合理;在这种建设性理论的提示之下,做成帝王后将自我美化,将对手描黑,再把江山打造成铁桶,从身体到灵魂改造铁桶里的人。服膺就活,不服就杀。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给饭吃。猫这样的改造大师,明着是批水浒批宋江,实则是一个小人不得知音的寂寞自陈。一千个写作班子,一万个笔杆子,都表达不清他的寂寞。中国得意忘言的境界学说,在这位大玩家领袖这里,是以政治上左右互相搏的玩法表达的,君不见文化大革命么,一个保皇、一个造反,玩死了多少人,玩没了多少文化。也不知香港的金庸先生,是不是伟大领袖的呼吸领会者,可能他知晓了京城帝王的寂寞,于是在武侠的世界里给老顽童周伯通创造了左右手互搏的“空明拳”。赌徒的最高境界,是左右手互掷骰子的打发时间,只是玩玩而已;政治玩家的造恶之极,是制造内讧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大家斗个你死我活,岂止是搅扰人间太平。、

 

       都管有言:你说这话改剜口割舌,今日天下怎的不太平。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听狄马&nbsp;&nbsp;说水…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狄马

独立作家。著有《我们热爱什么样的生活》、《另类童话》。 文章均为原创,商业性转载请与作者联系。Email:didimama1989@sina.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